( )        这有孙子就是不一样,想啥要啥,只需和孙子说一声就行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个孙子不是自己的亲孙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孩子,可能是自己太喜欢的原因,他现在看着这孩子,还真有点像自己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儿子。

    念祖?祖墨?

    还真是巧了,他那个儿子叫文念祖,而这个孩子的名字里,居然也有一个祖字?

    顾祖墨一睁开眼,就看见文老头正瞪着一双无比清明的眼睛在看着他,而且天刚放亮,“老头,你不会就这样盯着我,一宿都没睡吧?”

    想想自己那个乖巧的小儿子,再看看这个说话能噎死人的孩子,文博远叹息一声摇了摇头,他咋会突然产生这样的想法,果然是老了,眼神不好也就算了,居然脑子也不好使了。

    “你哪来那么大的魅力,我还看你一宿,你又不是花儿。”

    怪老头,想起沈依依她爸让自己问的话,顾祖墨边穿衣服,边问道:“对了,昨天沈大伯让我问问你,养猪场的活你干不干?如果不干,你冬天就只能靠喝西北风活着了。”

    和开荒种地比起来,养猪场的活那可是多少人惦记的好活。

    为这件事,昨天不知有多少人去找过沈场长,可他却偏偏选中了文博远,可见沈依依的善良一定是随了她爸。

    “没公分到冬天就没有粮食分,你说的对,那等把这些粮都吃完,不想喝西北风,就得去干活。”文博远在那嘀嘀咕咕,就好似这件事他之前压根就没想过,然后又突然问道:“小子,那你能养我不?”

    顾祖墨跳下炕,瞪过来看了文博远一眼,“我凭啥养你?再说了,就我挣的那点工分,顶多够养我自己的,哪还有余粮养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本事大着哩,只要你愿意养,老头我就是啥活都不干,你保证不会让我饿着。”

    “别想美事了,等下赶紧自己捅咕一口吃的,然后去养猪场报道。对了,和你一起的还有我爷爷。”

    顾祖墨说完就走,没瞧见文博远一直趴在窗户上看着他,嘴里还小声嘀咕着,“那个顾老头可真是好命,只可惜,他们那家人迟早会把这孩子越推越远。”

    吃惯了沈依依做的饭,顾祖墨已经不想再吃自己做的饭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需要沈二柱过来叫一声,现在他已经养成习惯了,起来就过来吃饭,已经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沈老娘这么看重自家那点粮食,之前在山沟村的时候,生怕两个儿媳妇偷偷把粮食拿回娘家,装粮食那口大柜,那必须得天天锁着,钥匙也只有她和闺女手里有。

    可对顾祖墨这个外人,天天跑他们家吃饭,沈老娘咋一点都不心疼哩,那是真不心疼。

    而且顾祖墨的饭量那是真大,可能正是长身高的年纪,二米饭能吃五碗吓不吓人?二合面的大馒头也最少能吃五个,面条那基本就是他一个人一小盆。

    不过一吃粗粮,比如高粱米饭,粗玉米面的窝头,或者掺一些野菜煮的玉米面糊糊,这人就没那么大的饭量了。

快捷键使用:上一页“←”,下一页“→”,目录页“Enter”。